麻豆传媒管鲍中心

 | 未分类

“呵,你以为我会让你把消息传递出去。”

江浔丢下一句话,随即来到东方贯的身边。

东方贯因为受伤过重早就昏迷,如果没有人救治,再这么下去一定是必死无疑。

江浔从储物袋里掏出一颗橙灵丹塞进了东方贯的嘴里,又给他输了一丝灵气,东方贯这才悠悠的醒转。

“醒了啊。”

江浔看着已经醒过来的东方贯笑眯眯的说了一句,东方贯还没有反应过来,江浔却直接掏出一把她昨日才炼制成的灵剑,直接就这么插进了东方贯的腿上!

“啊啊啊”

东方贯刚醒来就差点就痛的昏迷过去,捂着腿只能虚弱的喊着。

东方痂和金丹长老这时也明白了江浔的意思,合着费了一颗橙灵丹就是为了让东方贯醒过来好折磨他。

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的残忍恶毒!

“东方青,你、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便是毒蝎心肠都不似你般毒害,我东方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!”

金丹长老嘴边的胡子难以控制的颤抖着,脸上却带着愤怒的神情盯着江浔,又似乎想要将自己的恐惧给掩藏起来,然而向来精明的眼中,此刻的一丝惊恐却难以隐藏。

清纯非主流美女性感的诱惑

这人啊,真是越老越是怕死啊!

江浔把剑在东方贯的腿上搅了搅,随后才漫不经心的拔出来,抬头看着金丹长老随意道。

“没有啊,纯粹是看你们不顺眼罢了!”

眼看着东方贯要疼的昏迷过去,江浔把三人转移到了一旁的树林里,随后消除了现场的痕迹,之后又在树林里活抓来了一只大野猪。

野猪并不是妖兽,只是普通的动物,在树林里数量并不少,所以抓起来倒是挺容易。

“东方贯,你不是向来喜欢玩弄女人吗,我给这只野猪下了一些春药,就让它来陪你好好的玩玩好不好啊。”

江浔笑眯眯的对着意识已经模糊的东方贯说着,一旁的东方痂已经目呲欲裂。

“妖女!杀人不过头点地!你怎么这么恶毒!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妖女!你不得好死,你不得好死”

东方痂双目赤红的咒骂着江浔。

江浔却丝毫不以为意,被骂一块又不会少块肉,只是……她为什么要被人骂!

呵呵~

“再敢开口,我让大野猪先来和你玩!”

江浔一句话,东方痂顿时不敢再开口,只是赤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江浔!

接下来江浔把被下了春药的大野猪和被脱光了的东方贯关在了一起,小小的一个困阵,大野猪就出不来了。

被春药折磨的大野猪折腾了一阵总算把目光放在了东方贯的身上。

东方痂和金丹老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。

即便东方贯已经接近昏迷,可是大野猪的动作还是让他疼醒,接下来就是声声的惨叫声,直到最后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。

这时候那只大野猪依旧还在不停的动着……

呵~

想必东方贯玷污了那么多的女子,恐怕没想到他的结局会是这样吧,被一只猪给弄死。

东方贯死了,江浔也没有在折磨东方痂和金丹长老两人,而是直接的就解决了两人。

把两人解决之后,江浔把两人身上搜刮了一番,灵石部都被她收了起来。

至于储物袋和一些法器法衣这些东西,江浔也没有想着收在身上,储物袋上有东方家特有的印记,东方家的人可以凭借着这个印记找到储物袋。

储物袋上有印记,难免其它东西上也有,江浔回到城里之后把这些东西偷偷的藏在了王家。

王家和东方家关系不错,至于这次之后嘛……

嘿嘿~

东方贯东方痂还有金丹长老都死了,没人会怀疑到江浔的身上,江浔悄无声息的又回到了摘星楼内。

……

当晚,几人身死的事就瞒不住了,东方家的人已经找到了王家,那几个储物袋都在王家发现了,就是里面的灵石都不见了。

虽然是**裸的陷害,王家不停的解释,东方家虽然嘴上说着不计较,可是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原本因为利益捆绑在一起的两家,如今因为这储物袋的问题,瞬间变得有了隔阂。

谁知道这东西到底是王家拿走的,还是有人陷害的呢?

万一是王家贼喊捉贼呢,东方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可能,可是王家已经咬定了,储物袋不是他们拿的,那几人也不是他们杀的,东方家没有任何的证据。

两家的关系也因此暗中降到了冰点,虽然明面上还是一副和气的样子,可是两家对于暗中的关系却心照不宣。

次日,已然外出的东方老祖忽然间就回来了,刚一回来就把江浔叫了过去。

江浔正准备过去,就发现前两天东方贯拿过来的那些奴仆的本源印记碎了。

与此同时,江浔发现周边的守卫也换了,原本的那些人,此刻竟一人也见不到。

不难猜测,估摸着那些人已经部毙命了,仅仅是因为她绘制符天赋极高的消息,东方老祖就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灭口。

这动作可真是够快的,心也真是够狠的啊,好歹那些守卫也是东方家的人,就这么说杀就杀了。

呵呵~

东方老祖想把她作为东方家的底牌培养,也要看看能不能如意。

江浔特意跑到原本破落的院子里,此刻,这里已经没有了人居住

院子里有一口接近荒废的井,井里面的水浑浊发黄还散发着一股恶臭。。

江浔呵呵了两声,拿出了一颗已经被用了一半的极品灵石出来,虽然已经被了一半,但是里面蕴含的灵气可还不少。

在这颗灵石上倒上一些特制的药液之后,药液很快渗入了灵石内,随后江浔又拿出符笔在上面勾画着什么。

直到勾画结束,江浔才把灵石扔进了井里。

灵石落入井水里,井水咕噜咕噜的冒着泡,很快便让浑浊的井水更加的浑浊了。

井里的动静很快就平静下来,察觉到附近暗卫的靠近,江浔装模作样的从井里打了一些浑浊的井水,有些嫌弃的喝了一小口。

啊呸!

各种酸臭味都有,江浔有些怀疑这个井里是不是死过人,苏缦住在这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喝过这里面的井水。

忍着恶心,江浔吞咽了一小口便快速的离开,特么的她连……坑都待过,说不定都吃过,还怕这些泡过死人的水?

只不过……

好恶心!

不行!

她要吐了。

江浔强忍着将涌上来的胃液又咽下去之后,快速的赶往东方老祖所在的院子,途中又暗暗的吞下一颗解药丸。

不远处赶来的暗卫看到这一幕,在江浔离开之后也来到了井边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最后看了眼泛着恶臭的井又离开了这里。

江浔并不担心那个暗卫会发现什么,井里的灵气涌入水中起码还要一刻钟的时间,这些时间已经足够了。

江浔到达东方老祖的住处后,发现家主东方蔺还有东方素,东方素的哥哥东方铭以及东方峥都在。

只不过东方峥一脸的不快,暗暗不爽的盯着东方蔺,原本这件事他只告诉了父亲,没想到父亲却叫来了大房一脉。

明明是他们二房的人,为什么偏偏要扯上大房?就因为大房是家主一脉吗?

不过东方峥不爽归不爽,却无法反驳东方老祖,只能静静的听着东方老祖的安排。

“十九来啦。”

东方老祖勉强的露出一个笑,对着江浔招了招手,比之发现她是木灵根时,态度要好了一些。

“我听你父亲说你会画符?”

东方老祖直奔主题,没有丝毫的废话,甚至连丝毫拉进关系的想法都没有,一切冲着利益,甚至杀了那些侍卫奴仆不过是想着在江浔的身上可以挖到多少利益。

毕竟不久之后就是内陆第一大宗门离青门招收弟子的时候。

离青门,据说连海外的家族都有人加入,他们这些家族只是二流家族,不像一流家族还能有一两个内部名额,他们这些人想要进去,必须通过离青门的测试才行。

就算是东方素的天赋,想要进入离青门都非常的难,所以东方家才想着和王家结盟,王家如今虽然比东方家示弱,可是王家却出现了一个天之骄子王赤霖,擅长画符,进入离青门也是十之**的事。

这时候如果再爆出江浔也擅长绘制符,两家少不得要针锋相对,而且这时候也会给东方家带来一些麻烦。

毕竟进入离青门的名额就那么几个,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进去的,江浔如果真的擅长绘制符,少不得要阻了一些人的路!麻豆传媒管鲍中心